子熙

是金丹发骚还是紫电漏电(◦˙▽˙◦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鸦》

  初次尝试产粮,文笔渣,玛丽苏,流水账。没办法小乌丸的粮真的太少了,忍不住割腿肉了。就当我自言自语玩。






今年入冬快到小雪,时空政府宣布了新的刀剑男士限煅,整个本丸都开始忙活起来了。

“啊啊啊啊啊清光小宝贝!快点快点开炉!我要赌个够!”眼前穿着红白女袴的审神拉着那位名为清光的男子冲进煅刀房。

“喂喂喂,我说主人!我可穿着高跟鞋!”

  炉火已经被刀匠烧得正旺,刀匠接过清光手里的玉钢扔进炉里“煅刀这种事我最在行了,放心的交给我吧!”顺便还比了个剪刀手。
 
  连续四个130以后审神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,双手搭在付丧神肩上“清光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。”

干活的付丧神听到先是一愣,随后一脸正经的看着审神者。“没有啊!我怎么可能不爱主上呢?”“那为什么连个三小时都没有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,难道。。我们本丸变非了?”
 
  这时做完内番的鹤丸路过,审神立马上去牵住鹤丸衣袖“大兄弟!拜托件事可以吗?”才种完地的鹤丸有些疲惫“既然是审神者的要求那我怎么可能拒绝呢。”说罢拉着鹤丸进到煅刀室。
 
  交代得差不多以后审神就回房间,自己玩自己的去了。可能到中午了吧,审神的肚子开始叫唤了。烛台切今天带队远征去了,长谷部又要和博多清点资源,能做饭的都不做,自己也懒得动干脆躺在房间里等到他们远征回来做好饭来敲门。

  虽心里这么想,但审神者还是忍不住跑到厨房削了个苹果。削完站起来准备走,一回头就看见鹤丸带着一个新面孔。

  “哟,主上,这位大人就是小乌丸,我带他熟悉熟悉本丸。”

一边嚼着包嘴里的苹果,女子一边嗯了一声。一旁的小乌丸开始介绍自己,审神却根本没有听进去。
 
  啊啊啊,我的妈,丢死人了!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现在来,鹤丸你带他乱跑干什么?还能不能好好吃个苹果了……冷静,冷静!这个时候一定不能自乱阵脚!
 
  “宗之……这个奔玩大家都很欢迎尼的到来……鹤丸还是先安排好小乌丸的房间吧,其他的以后会慢慢熟悉的。”说完便把手里的两瓣苹果递给两人。“我就先不奉陪了。”
  “是”两人异口同声,对着审神者飞快远去的背影行礼。

  “主上真是个有趣的孩子呢,呵呵呵。”小乌不禁眯起眼望着已经空荡荡的走廊。“喂喂喂现在可不是感叹的时候,还有很多事要做呢。快走吧。”

  回到自己的房间快速关上门,刚刚小乌是在笑吧,是在笑吧……啊啊啊啊啊!为什么吃个果都能出丑,现在我一定在他眼里超滑稽,根本没有主人的威严啊!以后对我的态度就可能超差,然后大家都不听我话。。
  想着想着越想越过分,越来越觉得自己委屈。扑进被窝里,闷在被子里哭。

  哭着哭着就累得睡着了,不知道过了多久。一个人来到审神门前“叩叩叩”“主上,晚饭已经备好了,可以去大厅用餐了。”房间里没有任何回应。门外的人又敲了几次,结果依旧。

  “失礼了。”樟子门被打开,夕阳的余光透过房前的竹子射到屋内的被团上。小乌丸进到屋内跪坐在一旁“主上,主上。”伸出手摇了摇裹成一团的人“好孩子,该起床吃饭了哦。”

被子里的人动了动,“不要…走开。”坐着的人好像会错了意“我不会走开的,放心吧。”随后摸了摸被团。里面的人可能是憋久了,伸了一个头出来。小乌丸凑近了些打量睡梦中的人类,眼睛红红的,睫毛有些长。指背戳了戳审神者的脸,很烫,可能是捂太久“好孩子该起床了哦,让大家都饿肚子可不是好孩子做的事哦。”

  “嗯~”审神者不自觉的蹭了蹭小乌丸的手,指甲轻轻戳到脸上“嗯,嗯~”付丧神露出了微笑,有一下没一下的挠起了小姑娘,这感觉就像在逗猫,只不过这只猫比较大。

  审神者睁开了眼睛,眨了几下,看眼前一坨红黑。咦,那是什么?清光?woc不是小乌丸吗!一下清醒,炸得整个人像弹簧一样坐起来。

  审神者突然坐起,小乌丸没来得及撤手 ,指甲划过脸庞,在女孩脸上留了三条红杠。正准备道歉 ,审神者就先一步发话了“你在我房间干什么?”
 
  “晚餐备好了,您迟迟不来鹤丸让我来看看。”付桑神回答道。
  “然后就看出歹心了?”
小乌丸微笑道 “没有,只是熟睡的主上很可爱,就像只小猫一样,让人忍不住喜爱。”
  “看我出丑就那么让你高兴吗?”审神发出了哭音,泪水开始在眼睛里打转。“你一定觉得我没有资格当审神者吧,可笑又懦弱,竟然会当着面哭…想笑就笑吧。以前他们也是,现在大家也是都当我是小丑罢了…呜…”
  
  付桑神搂过审神抱在怀里,“放开!”审神推开那个怀抱,但力气太小还是被抱在怀里。“如果有什么委屈就尽情的哭出来吧,委屈的孩子是需要父亲的安慰和怀抱的。而且请您不要乱想,因为您真的十分可爱。”怀里的人抱住他的腰,开始小声的抽泣。

  小乌丸有点心疼,轻轻的抚摸着怀中人的背“哟西,哟西,好孩子没事啦。等会我把饭送过来,一定要好好吃饭哦。”“嗯。”

  收拾完食具,照顾好审神者睡下。正准备回房间又碰上了加州清光“小乌丸,主上没事吧。”
  
  “主上没事,现在已经睡下了。”
  “如果,主上有事,我一定不会放过某些人。”说完瞪了一样小乌丸就转身离去。
  小乌丸摇摇头笑到“是叛逆期吗?”



 

评论(2)

热度(36)